中国经济通史中国经济通史
《中国经济通史》内容包括先秦(夏、商、周三代及夏以前),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宋辽金夏,元,明,清,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等,尽可能地指出影响经济发展的各种要素(多要素或全要素),既要着重考察各种社会因素(诸如经济政策、经济思想、政治制度、民族关系、文化传统等等),也要分析自然因素,使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研究经济史,总结长时段的生态环境变化及相关的历史经验,成为本书的特色之一。
首页中国经济通史书籍详情

宫殿的设计与营造

    (一)外朝

    明代实际上营建过三处宫殿:明太祖主持建造的南京宫殿和中都临濠宫殿,明成祖主持建造的北京宫殿。此处重点介绍北京宫殿的设计与营造。

    北京紫禁城宫殿,建成于明永乐十八年(1420),是我国现存规模最大,总体布局保存最完整的一座古建筑群。紫禁城宫殿是在继承我国历代宫殿营造传统的基础上,进一步升华,而形成的规模宏大,气势磅礴、井然有序的宫殿群,它代表了中国传统建筑技术的最高水平,也体现了中国传统的思想文化,被誉为中国宫殿建筑的典型。

    紫禁城宫殿位于北京城的中心位置,在总体规划上,按照传统的封建礼制,以一条南北纵向发展的中轴线来布置宫殿建筑,在中轴线上建前三殿和后三宫,在两旁布置左右对称的各类宫殿。其设计的中心指导思想主要是为体现帝王的至尊至高的地位。

    城周约6里余,南北长约960米,东西约760米,呈平面矩形。宫城四周为砖砌城垣,城墙高约10米,四隅有美丽的角楼;城四面辟门:东为东华门,北为玄武门,西为西华门,南面正门为午门。

    紫禁城前有千步廊,左建太庙,每到皇帝登极、亲政、大婚、凯旋等都要到这里祭祀祖宗。太庙占地约十六万五千平方米。太庙垣墙外满布古柏,用常绿树丛造成肃穆气氛,太庙本身由高达9米的厚重墙垣包绕,封闭性很强。南墙正中辟券门三道,用琉璃镶贴,下为白石须弥座。入门有小河,建小桥五座;再北为太庙戟门,五间单檐庑殿,屋顶平缓,翼角舒展。入戟门为广庭,北上为太庙正殿,有九间重檐庑殿。在宫城前右建社稷坛,社稷坛区占地二十三万平方米,较太庙大。坛外也遍植松柏,坛呈方形。坛二层,高五尺;上层五丈见方,下层五丈三尺见方。坛面依方位铺五色土,社稷坛享殿是明初永乐迁都北京时所建,所用楠木整料,榫卯精确严密,整个殿身木构尺度合宜,砌上露明造梁架一览无余。坛庙是明代建筑典型作品。太庙和社稷坛这两组建筑对称排列,有力地强调了承天门至午门的深度,突出了中央御道。

    午门建筑形制沿唐宋以来宫城正门的样式,采取门阙合一的形式,建成向南开敞的“凹”形平面,左右两翼向前延伸,整座建筑形成三面合围的空间。高大的墩台上,正中为面阔九间的重檐庑殿顶城楼,左右转角和两翼南端各建一座重檐四角攒尖阙亭,各建筑之间又以廊庑相接。午门因由五座主体建筑组成,故又俗称五凤楼。整组建筑形体宏伟,轮廓多变,高低错落,气氛极为森严。午门是献俘、颁诏之处,也是明朝“廷杖”的地点。

    宫城之内,大致分为外朝、内廷两区。

    外朝以奉天、华盖、谨身一组前后纵列的三殿为主。前为奉天门,自此起用廊庑把前三殿包绕起来。两侧庑间插入文楼、武楼等。三殿立于高大洁白的汉白玉石雕琢的三重须弥座台基之上。奉天、谨身两殿左右建有斜廊通向两侧廊庑,使得空间穿透、视觉开阔。

    奉天门距午门之间,形成一个小广场,一条弓形金水河及五座汉白玉石雕栏拱桥,把广场横分为南北两半。奉天门建在距地面3米的台阶上,实际是一座殿宇,为重檐歇山七间殿,其建筑既庄严又不促迫。明朝初年,皇帝每天在奉天门受朝,处理政务,即御门听政。

    主殿奉天殿,为重檐庑殿九间殿,属于最高级殿宇。奉天殿用于最高级隆重仪式:登极、元日、冬至朝会、庆寿、颁诏等。奉天殿前有宽阔的月台,月台上设置铜龟、铜鹤、日晷、嘉量等,而且还有面积达三万多平方米的广场,可容万人的聚集和陈列各色仪仗设施。奉天殿体量宏伟、造型庄重,具备主殿应有的崇高庄严的形象。在奉天殿内部设有皇帝御用宝座,宝座设在一个1.6米高有七层台阶的木台座上,皇帝的宝座与太和殿广场落差达11米多,增加了对皇帝的崇高感和神秘感。奉天殿内部装修上,宝座前的六根明柱与其他几十根只漆暗红色的明柱不同,而是用沥粉贴金蟠龙装饰,与全金漆圆雕龙宝座、全金漆屏风、全金漆制作极为精奥凹入天花板近两米的三条蟠龙吊珠藻井在一起,再加铺以明黄色地衣,使整个大殿构成一金光灿烂境界,充满华贵非凡的气氛。奉天殿庄严宏伟,为宫殿之主殿。

    华盖殿,主要是供皇帝在奉天殿举行大典前临时小憩用,同时接受在典礼中值勤官员预先的参拜,为临时停留场所。中殿为三开间方形殿,单檐攒顶,体量甚小,已无奉天殿广阔崇高感。四周有廊,四面都是透光的门窗。谨身殿与华盖殿相似,是规模较小的大殿,为殿试讲士场所。

    属于外朝部分的,还有东侧的文华殿和西侧的武英殿两组宫殿群。二者各有殿门、廊庑、殿身组成,均为单檐歇山,等级卑小。文华殿原为太子读书处,用绿色琉璃。嘉靖时(1536)改为黄琉璃瓦,成为皇帝召见翰林学士,举行经筵讲学典礼之处,环境清幽雅致。武英殿用于召见大臣,商谈政务。1644年,李自成起义军入北京,建立顺朝,即在此视政。武英殿前南薰殿,小而精美,内檐彩画绚丽无比。

    (二)内廷

    内廷以乾清宫、交泰殿、坤宁宫为主体,位于中轴线上。其东西两侧为东六宫、西六宫,为嫔妃居住处。明初,乾清宫为皇帝寝宫,坤宁宫为皇后寝宫,二者连以长廊,呈工字殿型;嘉靖时,改建交泰殿,但地位局促逼仄,很不相称。整个宫城最北一区为御花园。

    明朝的北京城在元大都的基础上改建,京城的规划中心仍是以紫禁城为中心,以贯穿奉天殿宝座正中的子午线为紫禁城的中轴线。其主要建筑基本是附会《礼记》、《考工记》,按封建传统的礼制来布置的。例如,社稷坛位于宫城前面的东侧(左),社稷坛位于西侧(右),是附会“左祖右社”的制度;奉天、华盖、谨身三殿附会“三朝”的制度;大明门和奉天门间五座门附会“五门”的制度;而前三殿和后三宫的关系则体现了“前朝后寝”的制度。

    宫殿在总体布局上运用阴阳五行学说。外朝为阳,居南,从火属长;内廷为阴,居北,从水属藏。因此外朝建筑布局疏朗,气势雄伟,体现阳刚之美;内廷从属于外朝,建筑布局严谨,内檐装修纤巧精美,富有生活气息。文昭阁、文华殿等文化方面的宫殿,居东,从木,从春;武昭阁、武英殿等武职衙内属西,从金,从秋。中央从土,明代以土象征社稷,故置朝及寝。轴线很短,并不贯串到内廷。内廷的乾清、坤宁两宫为阴,不用三条轴线,而用十二宫象征十二星辰拱卫乾坤。社稷坛体现五行中的五色最为明显。不仅坛顶做出表现方位的五色土,而且坛的四周墙顶也按五行中的颜色做出各种釉色的琉璃瓦,东方为青蓝色,南方为赤色,西方为白色,北方为黑色,中央为黄色,体现了古代五行中方位和色彩的关系。

    明代宫殿在设计上运用建筑形体尺度的对比,以强化封建社会宗法观念的等级制度。由于前三殿是宫城的主体,因此这组宫殿的四角建有崇楼,同时奉天殿为当时最高等级的建筑,故采用重檐庑殿的屋顶、三层白石台基,九间面阔等;屋顶的走兽和斗拱出跳的数目也最多。御路和栏杆上的雕刻,彩画与藻井图案使用龙、凤等题材;色彩中用了大量的金色;月台上的日规、嘉量、铜龟、铜鹤等也只有这里才可以陈设。除奉天殿外,其他建筑的屋顶制度与开间等都依次递减,通过建筑形体尺度的变化,突出主体,烘托帝王的权威,同时打破了呆板划一的建筑局面,使宫殿富于变化对比,起伏开阖。至于红色的墙、柱及黄色琉璃瓦,则是皇宫建筑所专用的色彩。

    在空间组织上善于运用空间的组合,以营造庄严、肃穆的气氛。由大明门到坤宁宫,中轴线上共有八个庭院。它们形式不同,纵横交替,有前序,有主体。从大明门到承天门以千步廊构成纵深的庭院作前导,而至承天门前变为横向的广场,通过空间方向的变化和陈列在门前的华表、石狮、石桥等,突出承天门庄重的气象。承天门至午门,以端门前略近方形的庭院为前导,而端门和午门之间,在狭长的庭院两侧建低而矮的廊庑;使纵长而平缓的轮廓衬托中央体形巨大和具有复杂屋顶的午门,获得很好的对比效果。奉天门前广阔的矩形庭院是前三殿的前奏。乾清门前狭长的横向庭院则给人以空间变化中一个关捩的感觉,表明外朝部分已经结束而将进入另一性质的空间。宫殿营造利用空间的开合收放,使空间富于变化,整体宏大,获得丰富而统一的艺术效果。

略准好书推荐,每日精选优秀图书在线阅读,涵盖青春、文艺、人文、社科、经管、励志、亲子、两性、名著等多种品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