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汉语写作描写辞海现代汉语写作描写辞海
本书汇集了古今中外名家的文笔精华,内容五光十色,丰富多彩,耐人寻味,是迄今为止学生习作描写较为全面的工具书,也是教师较实用的写作教学参考读物。
首页现代汉语写作描写辞海文章详情

描写死相的好句好段_作文素材

    然而,我想错了。当我们站起来,走到床头时,我看见他没有微笑,他安卧着,庄严而魁梧,身旁祭服,仿佛要上圣坛似的,一双大手勉强捧住圣餐杯。那张灰白的脸挺大,脸相异常狰狞,深陷的鼻孔黑洞洞的,头上一圈稀稀拉拉的白发。房屋弥漫着浓郁的气息,那是花香。

    [爱尔兰]詹姆斯·乔伊斯《都柏林人》

    在幽暗而狭小的房间里,我的父亲躺在窗下地板上,他穿着白衣裳,身子伸得老长老长的;他的光脚板的脚趾头,奇怪地张开着,一双可亲的手安静地放在胸脯上,手指也是弯的;他那一对快乐的眼睛紧紧地闭住,像两枚圆圆的黑铜钱,他的和善的面孔发黑,难看地龇着牙吓唬我。

    [苏]高尔基《童年》

    死尸的脸先前被帽子盖住,现在可以完全看清了。先前的那个犯人生得不好看,可是这个犯人,不管是论相貌还是论整个身体,都非常美。这个人正当壮年,筋强力壮。尽管他的头发剃掉了半边,样子难看,可是他那不高的、方正的额头隆起来,下面生着如今已经没有生气的黑眼睛,显得很美,犹如他那不大的鹰钩鼻子以及下面的稀疏的黑色唇髭一样。他的嘴唇现在已经发青,唇边留着一点笑意。他那不大的胡子只盖住脸的下半截,在剃光头发的半边脑袋上露出一只不大的、挺拔的、好看的耳朵。他脸上的神情又平静,又严峻,又善良。姑且不谈从这张脸上可以看出这个人的精神生活本来大有发展的前途,而这种前途现在已经完全断送,单凭他的手和套着铁镣的脚的清秀的骨架,单凭他发育匀称的四肢的强壮筋肉,也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多么美好、强壮、灵活的人类动物。做为动物来说,他在他的同类中,也远比那匹由于受伤而惹得消防队长十分气愤的浅黄色公马完美得多。可是他活活地被折磨死了,非但没有人把他当做一个人来怜惜,而且也没有人把他当做一个善于劳动的、白白断送的动物来怜惜。他的死亡在所有人的心里引起的唯一的感情,就是厌烦,因为他的尸身眼看就要腐烂,不得不赶快收拾掉,这就给人们添了不少麻烦。

    [俄]列夫·托尔斯泰《复活》

    这个娇怪浑身涂着柏油。这里那里,有好几个地方发亮。孩子看见了他的脸。脸上也涂着柏油。这个显得粘乎乎的面具在黑夜的反光里露出了轮廓。孩子看见他的嘴变成了洞,鼻子变成了洞,眼睛也变成了洞。他的身体好像用绳子捆在一块浸过石脑油的粗布里。布已经霉烂了。露出一只膝盖。粗布裂开的地方可以看见肋骨。有的地方还有肉,有的地方只剩下了骨头。脸是泥土的颜色;蜗牛从上面爬过,留下一些不很清楚的银色痕迹。布贴着骨头,露出骨架的轮廓,仿佛是用布蒙起来的雕像。头盖骨已经裂了缝,好像一只烂水果。牙齿还跟平常人一样,保留着笑容。张开的嘴仿佛还在大声叫喊。腮颊上还有几根胡子,他耷拉着头,好像在倾听什么声音。

    这个死尸在不久以前曾经修理过一回。脸上,从帆布底下露出来的膝盖和肋骨,都涂过一层柏油。两只脚挂在底下。

    [法]雨果《笑面人》

    这两个可怕的尸体中的一个,是站着的,下巴颏裂开了,大了一倍,并且因此把脑袋也分成两半,他在微微笑着,举起一条胳臂,做出祝贺的姿势,而他永远不能结束这个姿势了。另外一个,他的美丽的金黄头发依然完好,他坐在那里,胳膊肘支在好像是红洋布的桌布上,正在注视着什么,脸上沾满鲜血,又全是肮脏的污点,样子非常可怕。他们两个人就仿佛是嵌在恐怖当中的青春与生之乐趣的塑像。

    [法]巴比塞《光明》

    有一个面孔,离我非常非常近,垂向一边,用一种愁惨的神色朝我望着。它从一堆黑东西上冒出来,就像一头动物。披散的头发,像一枚钉子。鼻子是一个三角形的洞,那里稍微露出一点点人体的大理石的白色。嘴唇没有了,两排牙齿露在外面,好像两行字母。发光的双颊上密布着霉菌似的胡子。这个尸体只是一堆污泥和石块。

    [法]巴比塞《光明》

    他,冻僵了:两肩、衣服皱褶和眼窝上全是雪,短髭上也全是雪。他和这雪山,这冰湖,这大地,凝固成一体,似乎由于眷恋而永不可分了。那蓝绿两色军服,在淡淡的冰湖和白雪映衬下,轮廓分明,显得远比实体雄伟得多,大得多,像是屹立着的雕像。凝固在他脸上的严峻、痛苦、期待和深思,具有一种不寻常的威慑力。

    韩静霆《唐古拉之魂》

    这回我会见了死的连殳。但是奇怪!他虽然穿一套皱的短衫裤,大襟上还有血迹,脸上也瘦削得不堪,然而面目却还是先前那样的面目,宁静地闭着嘴,合着眼,睡着似的,几乎要使我伸手到他鼻子前面,去拭探他可是其实还在呼吸着……不多久,孝帏揭起了,里衣已经换好,接着是加外衣。这很出我意外。一条土黄的军裤穿上了,嵌着很宽的红条。其次穿上去的是军衣,金闪闪的肩章,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级,哪里来的品级。到入棺,是连殳很不妥帖地躺着,脚边放一双黄皮鞋,腰边放一柄纸糊的指挥刀,骨瘦如柴的灰黑的脸旁,是一顶金边的军帽……他在不妥帖的衣冠中,安静地躺着,合眼,闭着嘴,口角间仿佛含着冰冷的微笑,冷笑着可笑的死尸。

    鲁迅《孤独者》

    这张脸!曾经是多么讨人喜欢哪,稚气,富于表情,十足的娃娃相。那脸上老是在分泌油脂,这儿,那儿,长满了青春疙瘩,好像有过剩的精力在皮下蠢蠢欲动,随时都要从毛孔里向外溢流。年轻的架设排新兵,唇上的茸毛刚刚变黑,就永远十八岁了。他的军龄仅仅五个月。

    韩静霆《死谷里有队列行进》

    他临死前一定是看到她朝他挥纱巾了,他是想对自己喊来着,往起一挺身体,所以,他仰面朝天地倒下了。子弹是从后脑勺打进去,从前面穿出的,后脑勺上打入的枪眼不算大,而前面打出处,碗大的洞,脸被掀掉了一半,血肉模糊,脑浆,掉出的眼珠,被掀掉的上腭,露出的牙齿,嘴里还往外淌着粘稠的血。她不忍目睹,然而,又想用手去理平—下他的脸。一阵晕眩,她蹲在杂草丛中,闭上了眼。

    柯云路《衰与荣》(下卷)

    ……万万没想到,一个粗壮汉子,这么快就死了。那高大、丑陋、固执的形象,又浮现在我眼前……他啐口水一射一个准儿。

    他爱跟人抬杠、争吵,从不在乎别人怎么想他,怎么说他。有时还胡说八道,硬造。正是他杀气腾腾嚷嚷要杀死我的英古斯,还诬我用刀恐吓了他……也正是他,当着我的面,晃晃悠悠骑上马,嚎唱哭一般的蒙古民歌,把一个坚忍骠悍的民族的内心苦痛,感人地、镂心刻骨地叫出来……

    他外貌丑陋,有几分狰狞,不讲情义,爱翻脸。可正是他,无论春夏秋冬,风里来,雨里去,像尾巴一样紧跟羊群,从不离开。落汤鸡也罢,晒成老黑也罢,十一级白毛风也罢,都片刻不离。那缺了一块的鼻子就是被严寒啃下来的……没人多给他一分钱。

    人们说他小气,抠门儿。可正是他,蒙古包着了火,顾不上救,先扑打草地上的火。眼睁睁看着自己经营几十年的家烧成一堆灰炭!

    老鬼《血色黄昏》

    我用手一摸,小金的心脏已停止了跳动!

    梁三喜眼中涌出滴滴泪珠。他用毛巾擦拭着小金脸上的泥垢和汗渍。小金那长长的睫毛垂了下来,胖乎乎的两腮上,各有一个浅浅的小酒窝……

    他还没来得及为全连进攻吹响冲锋号,他没能杀敌立功,就这样安详地睡去了,永远地睡去了。

    事后,我反复想过,如果小金扔掉水壶和干粮,不给炮排背那四发炮弹,他也许不会……也许因为他太年轻,也许他的心脏或身体的某个部位本来有点小毛病,使他承受不了如此剧烈的穿插。啊,这位不满十七岁的士兵是累死在战场上的!

    我抚摸着他那圆鼓鼓的手,抽泣着。我下连后,就是这双手,曾天天早晨给我打好洗脸水,把牙膏都给我挤在牙刷上;就是这双手,曾给我一次次的洗军装;也是这双手,在那“十公里全副武装越野”时,将摔倒的我扶了起来……我年龄几乎比他大一倍,可我……小金呀,原谅我吧,我不会是个永远都不称职的指导员,更不会成为“王连举”!

    李存葆《高山下的花环》

略准好书推荐,每日精选优秀图书在线阅读,涵盖青春、文艺、人文、社科、经管、励志、亲子、两性、名著等多种品类。